“当!”铜锣突得被敲响,铿锵之声响彻四方。

铜锣声响起之后,场中传来一道高亢的喊声:“乡试第三场考试时间已到,现在禁止任何闲杂人等入内,任何人不得喧哗,否则按大魏律例处置!”

声音毕,考场中立刻安静了很多,除了考生的翻阅卷子的声音,并无他声。

这是第三场考试,共有五道史经策论题,也是最重要的一次考试,所以现在监考人员更加认真了起来。

“侠以武犯禁论。”李思看着题目,微微沉思,他没想到这个世界的侠客,竟然已经到了让朝廷感到威胁的程度。

不过这也不奇怪,这个世界侠客武力极其强大,已经不是他前世的武术家能比的。

前世的武术家还可能被人给堆死,而这个世界的侠客杀人却比杀只鸡还简单,普通的人海战术对其也不一定有效。

毕竟打不赢,他们逃总是逃得赢的。

而那些官员都不精武术,根本无法抵挡,如果对上了,只能任人宰割。

所以现在出现这所谓的侠以武犯禁论的策论题,倒也是正常。

当然,李思对于这个世界的武者,也是有些不屑的,他已经接触了几位宗师,这些宗师的虚伪品性在他眼前暴露无疑。

甚至那什么笑面狸猫最后打不赢竟然还勾引他,让他成为裙下之臣,简直恶心至极,直接被他摘了脑袋。

“当!”铜锣再次敲响,一道喊声传遍考场:“巳时已到,考试开始,众考生可以答卷。”

随着喊声传来,李思就提起笔,微微思索了一会儿,就开始在试卷上笔走龙蛇,书写了起来。

“此天下之武者,非侠也。武者,如同长剑之锋芒,如长露于外,伤人亦伤己。所以,应有鞘藏其锋芒,所谓鞘者,为武德也……”

书写着试卷,李思眼中却是有着异样的神色。

武者或许真的强大,已经能够让郡府都感到威胁。

但很多人都不知道,相比于武者,鬼物妖物才是真正的大麻烦。

因为武者不管怎么样,都是人,都有弱点。

普通人找到其弱点,总是有机会杀了他的。

而鬼物妖物,却根本就不是普通人能够对付得了的。

甚至掌握其弱点也不行。

因为人类,相比于它们来说,就和蝼蚁一般,能够随意碾杀。

想到此,李思答卷的热情也散了很多,但他接着一想,如果可以把这世界的武者整理一番,或许也是一件好事。

念及至此,他便继续认真写了起来。

而在考场的另一边,张远也是在书写着答案,笔走如飞。

“侠者,亦为人,必有其所贪恋之处,学生以为,可以用高利把其纳入朝廷,作为驱使,以侠制侠。

与此同时,亦可用计激化朝廷侠客以及江湖侠客,让其互相仇视,互相厮杀,如家犬与狼,不可共存……”

一边书写着,张远的眼中越是炽热,脸上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就此,他笔下的字也是锋芒毕露,杀机四溢。

一旁正在看着他书写的书生,见到张远这幅模样,也是缩了缩脖子,眼中有些恐惧。

他还从未见过如此嗜杀狠毒之人,这让他一个魂灵都有些害怕了。

他心中甚至有些怀疑自己了,为什么大家都是九年寒窗,这考生却如此变态呢?简直比他一个鬼还像是鬼。

而也就是众考生答题的时候。

泽天府,一个宽敞的房间中,一群人也正在忙碌着,他们每人面前都有一大叠试卷,正在快速批卷。

他们正是此次乡试的考官。

“王大人,您来看看这试卷如何。”突然,一名考官见到一张卷子,惊疑出声。

听到他的话,一名正四处走动的官员皱了皱眉头,转身走了过来。

这官员相貌清瘦,年过中年,正是此次乡试的主考王谦。

王谦走了过来,见到这卷子,也是微微一愣,咦了一声,接着他接过试卷,仔细看了起来,看了一会后,忍不住赞叹道:“此子书法刚劲有力,笔力雄厚,其气势更是磅礴,已是有大家风范啊!”

其他考官听到王谦的话,纷纷停下了笔,伸头朝这观看,有些好奇。

他们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位主考官这么夸人,不由有些好奇这卷子上的字到底有多好,竟然收到主考官这么夸。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接着,王谦念起了试卷上的八言五韵诗,随后不由大笑道:“这诗朗朗上口,景色以及离别之情融为一体,是一首好诗啊。”

听到他的话,其他考官也是纷纷点头。

“此诗简易直白,妇孺皆可懂,野火、春风四字更含深意,确实如王大人说的一般,是上佳之作。如其他地方没有疏漏,我倒是觉得可以评为甲等。”这个时候,一名官员笑着说道。

王谦闻言点了点头,把试卷递给一旁的官员道:“其他的倒也没有什么疏漏,破题都很不错,你们可以传阅看看。”

一旁的官员接过,便与其他人一起观看了起来,都是啧啧称奇,更为其书法所震撼,纷纷称赞了起来。

没多久,甲上两字就已经写在这卷子上,和一叠精心整理好的卷子一同叠放了。

接着,这些考官也没有再关注这个卷子。

因为现在考卷太多了,他们根本就忙不过来,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了。

这次考试差不多有三千多名秀才参加,卷子数不胜数,他们虽然在考试之前已经入闱,试卷过来后,也一直都在批改,但剩下的卷子还是非常之多。

他们得尽快把卷子给批改完,不然越过时间,就可能会治个玩忽职守的罪名。

而在他们认真批改时,在墙角的一个中年儒士从椅子上站起,缓步走到了那叠卷子前,拿起了那考官放下的试卷,仔细看了一遍后,点了点头:“文不错,字更是不错。”

说到这,他顿了一下,看向了试卷上的被糊住的姓名,微微一愣,随后遗憾道:“可惜了。”

说完他叹了一声,就把试卷扔了到了那叠试卷中,走回到原位,继续盯着这些考官改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