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胆!!”

维拉法满脸冷意,但却没有阻止,只是一脸冷笑旁观。

谁都知道血魔的精血是顶尖的补品,但那玩意是可以随便吸收的吗?

同是龙级的生命体,想要吸收一滴血魔精血,都要稀释成上亿份,还要配备各种综合性的调和元素才能分段吸收,且还得考虑消化成分。

直接吸收?即便同级别都会爆体而亡,更不要说这才几级的小东西,哪来的胆子?

“大佬.....肥皂他这是怎么了?”姥爷担心道。

维拉法冷冷的盯着越来越膨胀的肥皂冷笑道:“快死了......”

“大佬!”姥爷顿时慌了:“救救他好吗?”

维拉法白了一眼当没有听到,先不说这家伙一上来吞噬自己同伴遗留的精血,自己没亲自出手弄死他就不错还救他?

关键是就算自己想救,怎么救?

等自己反应过来他都不知道吸收多少精血了,而且看样子还在继续吸收,现在除了爆体根本没有第二个结局......等等......

咦.....不太对呀?

迟疑这几秒,望着已经膨胀成小山丘般大小的肥皂,维拉法突然感觉有些不太对劲.....

对方身体膨胀原理很简单,大量能量灌入,身体纤维被撑得拉伸,才会形成膨胀,不过这膨胀是有限度的,毕竟生物体质强度摆在那里,纤维拉伸到一定程度自然就是被撑爆嘛......

可这肥皂似乎不太一样.....

他在膨胀时,身体颜色并没有变得透明,反而变得越来越深.....

要知道,正常身体被拉伸的情况下,随着肌肉纤维被拉扯,颜色肯定是会越来越淡才对,毕竟是被拉薄了嘛。

但此时看上去却不像那样,感觉这家伙膨胀时表皮居然在变厚?

维拉**了一下后直接开启了血瞳,想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血统开启之下,她迅速看清了每个细小分子的运作,也瞬间看到极为奇异的一幕。

只见众多精血化为血分子后,快速的在肥皂身体里稳定下来,直接堆积成了肥皂外围的脂肪并迅速溶解其它能量,维拉法看到的颜色变深则是因为脂肪堆积的越来越厚,产生的肉色....

看到这一幕维拉法整个人都惊呆了!

怎么可能?

血魔的精血是通过血魔特殊体质强制性将能量压缩的一种生物液体,能量密度非常高,且其实极不稳定,没有血魔特殊的体质,在外部很容易形成能量爆炸的。

这也是为什么精血不好吸收的愿意,能量密集,且不稳定,强行吸收,容易爆体,正常情况应该是血分子狂躁,迅速撑爆对方才对。

可这些血分子到了那家伙身体后居然迅速稳定,仿若回到归宿一般,快速沉淀成为了脂肪,这种吸收速度,简直堪比一台高效的塑能机器!

就是专业收集能量的生化武器也不见得有这种效率,这家伙到底什么来头?

维拉法无比诧异的望着快速膨胀的肥皂,一时间脸色阴晴不定!

这家伙有些诡异,先解决掉再说吧......

维拉法眼中惊讶转换为冷意,手中光芒一闪,正待动手,突然一道沙哑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哦?居然还有这种东西......”

“谁?”

维拉法心头猛的一震,直接一拳朝着身后打去,可拳头到了对方跟前却硬生生停了下来,巨大的拳力形成的风暴直接以两人为中心如气爆一般炸开!

已经膨胀得和山丘般大小的肥皂直接被震飞了出去,而一旁的姥爷则是被来人一只手抓在手里保护起来!

妈呀....要死了要死了!!

虽然被保护起来,但那巨大的气爆景象还是把卢姥爷吓得够呛,心中不由暗道:这群神仙哪里冒出来的?这一拳打实了怕不得把山都给蹦飞喽?

然而事实照明他的想象力还是低了些,如果他真见识过对方一拳打实了的场景,恐怕不会用神仙来形容对方,而是赛亚人.....

但此时强行收住拳力的维拉法则是面露呆滞.....

因为此时站到她身后的人,很明显就是自己心心念念的萨博!

“不对!”

下一秒维拉法眼中闪过一丝极为可怕的寒光:“你不是萨博!!!”

“啧啧.....运气不错呀.....”此时被附身的萨博一边用重力法则定住了被蹦飞的肥皂,让它固定在半空,一边笑吟吟的望着维拉法:“高纯种的血魔已经非常意外的惊喜了,居然还有你这种躯壳,堕天使和血魔的结合体,那家伙的实验难道成功了?”

“给我从他身体里滚出去!!”维拉法怒吼一声,化拳为抓,一把锁住萨博的咽喉将他提了起来。

下一秒,恐怖的苍炎喷涌而出,瞬间将周围一片空间烧得扎裂开来,显然是强度非常高的地狱之炎!

面对如此可怕的火焰,亡灵此时脸上却一点惊慌的表情都没有,显得极为平淡,依旧笑吟吟的望着对方。

“到底是太年轻,虚张声势得太明显了些.....”亡灵任由对方锁喉将自己提起,手指轻轻在对方手臂上敲了敲:“明明生怕这幅身体受到丁点伤害,却一副要玉石俱焚的模样,浮夸了呀,这演技.....”

“你!!”维拉法气势一滞,脸色越发阴沉。

的确,她的确是不想让萨博的身体受损丝毫,如今萨博的本源受损,已经经不起再一次的身体重塑,一旦这具身体损坏过于严重,很可能立马就要星化了。

但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这种夺舍的情况,拖得越久越危险,现在不是瞻前顾后的时候!

想到此维拉法最终决定动手!

正待有所动作,却听到对方淡淡道:“晚了.....”

话音一落,就见维拉法锁住对方的手突然如麻花一般扭曲了起来,维拉法一惊,慌忙撤手后退!

但撤手后那股扭曲她手臂的力量却并没有消散,而是顺着手臂涌入全身,一瞬间,维拉法整个身体都如那手臂一样被扭成了麻花状!

顿时一道凄厉的惨叫声响起!!

这场景看得姥爷一阵鸡皮疙瘩冒起....

特么哪来的大佬?差距太大了吧?

亡灵提着姥爷淡淡的望着扭曲成一团肉的维拉法:“如果你第一时间动手,或许还有点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