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嗡——

黑暗的空间内,小虫振翅的声音延绵不绝。

啪——

一只手掌落在墙壁上,一只蚊子暴毙当场。

墙角觅食的老鼠,前爪抓着一枚腐烂的果核,听到动静后立刻钻进排污口里。

呼呼——

墙头上时不时低落的潮水,伴随着沉重的呼吸声。

“就快好了,就快好了。”

人影正在进行着某项运动,身体一抖一抖的,语气中带有一丝慌乱,也似乎在劝自己。

良久,人影压抑着怒吼一声,拳头砸在墙上。

“该死,根本弄不出来!”

叮当——

一个手镯落在全是污水的地面上。

清脆的声音传出老远。

远处突然传来东西倒地的声音。

“谁?”

脏兮兮的手迅速从将镯子捡起来,指节用力过度从而发白。

蓬头垢面的人影神经兮兮地盯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吱吱——

几只老鼠从黑暗中窜出来,嘴里叼着罐头盒子,见到倚靠墙壁蹲着的人,老鼠停下,半蹲着,盯着人影打量。

“滚开!”

人影猛地一挥手,有风声出现,吓走老鼠。

“也是啊,我都逃到这里,怎么还有人追来。”

人影摇摇头,在嗤笑自己的胆小。

说着,人影调整了一下位置,继续拿起手中的镯子,双目闭上,继续运动。

一股莫名的气机从人影身上浮现。

这时,人影变得透明起来,渐渐地要从墙壁上滑落。

“呼。”

人影停下运动,身体再次变成实体。

“进度太慢了。”

一只只芝麻大小的虫子出现,渐渐聚集到他身上。

啪——啪——

接连几个巴掌,将虫群拍在地上。

“你们这些臭虫,去吸那些老鼠。”

人影很是不满,若是细看,则会发现那人身上根本没有衣服。

落在地上的小虫,翻个身从地上起来,抖抖翅膀,没有受到一点伤害。

在空中打了个旋儿,继续落到人影后背。

人影似乎放弃了驱赶,全神贯注地处理着手镯。

簌簌——

簌簌——

一丝丝粉尘从墙壁顶的裂缝中落下。

人影耳朵一动,向上看去。

伸手接住粉尘,一口气将其吹开。

“是我太紧张了,那些人怎么能追到这里。”

随即男子看向身边的旅行包,里面装着几叠花花绿绿的大钞,还有一些衣物。

在旅行包一角,一个小瓶喷雾露出头来。

人影伸手拿起来,晃晃,摁住顶端的喷头,朝向自己。

嘶——

泄气的声音传出。

FUC.K!!

人影将喷雾重重砸在石台上,一下、两下、三下……

瓶子破了,里面也没有东西流出。

哐当——

丧气地将小瓶子仍在地上,人影发出压抑的嘶吼。

“这个鬼日子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我有钱、我有钱!”

“我想去酒吧消费,我想点最贵的酒,吃最好的牛排!”

说着,人影发出似哭非哭的笑声,整个人埋在膝盖中,浑身颤抖着。

笑声回荡在黑暗的廊道里,格外瘆人。

人影的鼻子动了一下,紧接着就抬起头。

香味?

哪里来的香味?

人影慢慢抬起头来,可是在黑暗中,他根本找不到香味的来源。

一定是我产生错觉了。

人影自我怀疑。

嗤——

易拉罐被打开的声音,紧接着,一股麦芽糖的香气钻到人影的鼻子里。

不是幻觉!!

唰!

人影猛地站起来,拎起地上的旅行包,向后发足狂奔。

刚装过身,就感到背上传来一阵密集的刺痛,然后半边身子一软,跪在地上。

吧嗒——吧嗒——

脚步声临近,一层层激起人影心中的恐惧。

“你……你,是什么人?”

尽管惊慌,但人影还是强装镇定,扶着墙直起身子。

“我是灯神,听见了你的愿望,所以给你送来了牛排与啤酒。”

黑暗的对面响起说话声。

呼呼——

人影大口喘息着,一只手扶着墙壁,另一只手从旅行包中掏出手电筒。

灯光在前方,露出一张面带微笑的脸。

“我不相信,再说一遍你的身份。”

“嗯……伙计,说实话我也不信。”

“刚才准备的时间太短了,给我点时间,让我再编一个。”

来人站在原地,一只手端着一份牛排,一只手拿着啤酒。

“我是管道维修工,这个身份怎么样?”

手电筒晃动一下,传递着主人的愤怒。

“你在逗我笑吗?”

“不不,我没有在逗你笑。”

来人手一翻,牛排与啤酒猛地消失不见,“裸.奔先生,我是在逗你。”

“或者说,裸.奔的窃贼先生。”

咔——

人影手中的手电筒灯光熄灭,廊道重归黑暗。

黑暗中,拳头挥起的风声,打在肌体上闷响,还有人吃痛时的残呼交杂在一块。

咔——

黑暗中再次亮起手电筒,不过却换了主人。

苏雷打着手电筒,饶有兴趣地看着地上的人。

人影是个年轻的白人,浑身赤.裸,身上沾满了污水与泥土。

被手电筒直射眼睛,男人不禁眯上眼睛。

此时男子左脸肿起,胸口也一块巨大的淤青。

“你的计划很好,但是现实很残酷。”

“哼!”

吐出一口血痰,人影慢慢从地上坐起来。

“让我看看,你的包里都有什么。”

听到这,男人突然蹦发出力量,直扑向苏雷伸向旅行包的手。

“放下!”

咳咳!

男子被苏雷一脚踩在地上。

“你的身份,是一个小偷。”

“我单方面宣布,你被捕了,先生。”

苏雷的目光一动,落在男子的手腕上,一只镯子在灯光下闪闪发亮。

“被偷窃的镯子正在欢呼。”

说着,苏雷一把将镯子撸下来。

“黄金不见了,面具也不见了。”

苏雷拉开拉链,翻找着旅行包。

“可以给我一个解释吗,先生?”

男子的目光死死定在镯子上,一言不发。

苏雷的脚微微用力,男子骨骼发出吱嘎的响声。

“我把它们卖掉了。”

“卖给谁了?”

这时候,男子突然问出一句,“你不是他们?”

“我为什么要是他们?”

手电筒的光芒开始闪烁,刚才打斗的时候,手电筒掉进过污水里。

“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里,本以为找到我的是他们。”

“可惜是你。”

男子似乎松了一口气。

嗯?

苏雷感到情况有些许变化。

滋滋——

灯泡闪烁几下,彻底熄灭。

在灯光消失的最后一秒,苏雷看见男子的瞳孔由灰色变成湛蓝色。

哗啦——

水声响起,苏雷瞬间感到自己踩着男人的脚落空了!

tui!

空气中有劲风袭来,苏雷轻轻歪头躲过。

自己似乎遇见有趣的事情了。

哗啦——哗啦——

水流声不断在苏雷身边响起,充满着怪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