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认为呢,魔?”

“我不认为这样是好的,仙。”

“那也罢,就此别离吧,让一切都随风而去吧!”

“也就是可惜了那颗纯粹的烈阳之心啊!”

“他有属于自己的命运!”

妻子回答的极其之快,几乎就是毫不犹豫的,眼神坚定而果断,望了眼丈夫愈发严重的伤势更是肯定起来。

“好吧,既然如此,那我也如你所愿好了。”苏尘叹了一口气,“系统,给他们进行吧!”

医馆老者听闻苏尘这年纪轻轻的居然还真就有这种能够治疗的方法,当即脸色也是微微一变,浮现惊容。

心想,老夫走遍这西疆无数里地,什么没有见过?这都被丧尸王给打成这个样了,根本病入膏肓,怎么可能还有回天之力?

“既然年轻人你说有办法救得回来,那老夫正好也要亲自开开眼了,若是能成,你必然惊动这沙城千里之壤啊!”

老者心念一动,掌握了一种窥探人修为的术法,直接扫了一眼苏尘的身上,却是发现苏尘的实力根本就不是他所能窥探的了,实力远远在他之上,当即肃然起敬,看苏尘的目光也不由得变得顺眼了许多。

只不过,心中仍旧还有不愿相信,丈夫的这种情况,无论是何种医术亦或是巫术,简直就算是神仙来了都难救啊!

苏尘没有理会老者的话,当即闭起了眼眸,系统随机向他的脑海之中传来了一段神秘而隐晦的幻咒,一股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意境直接袭来,令他有些想说却又有些难以开口的感觉。

“那你做好准备!”苏尘严肃的目光落在了妻子的身上。

妻子毅然决然的点了点头,坚定的望着丈夫,察觉着丈夫越加微弱的呼吸,内心也愈发的着急起来。

随即,苏尘按照系统所教的方法,伸出了手,将丈夫缓缓小心翼翼的翻过身来,手悬浮于丈夫的胸口上方,开始无神般的呢喃念诵起了系统方才给的幻咒。

“叮,本系统已自动扣除宿主二十点积分,目前还剩余一百五十点积分!”

在苏尘缓缓诵唸出了那段幻咒之后,系统也自动的扣除掉了积分,这场契约,现在才正式开始!

“该你了,动手吧!”苏尘低沉着头缓缓的道。

“哧!”

妻子闻言,二话不说直接从衣袖之中掏出了一柄短刀,脸上没有一丝的犹豫,立刻将短刀狠狠的插入了自己的心脏处,一脸的痛苦之色,令人见之泪落,不免心生怜悯。

“系统,现在该怎么做?”

“接下来涉及的方面恐怕是你无法解决的,你只需要将挚爱之人的心血滴入这男人的心中,随即便继续念诵起方才的幻咒由本系统来进行接下来的操作便够了!”系统迅速答道。

“你将心血滴入丈夫的心中吧。”苏尘仍旧沉着脸,淡淡的道,并用九渊龙泉剑在丈夫的胸膛前划开了一道口子。

“哧!”

妻子听后毫不犹豫的拔出了插在心中的刀,深深的吻住了丈夫,强忍着莫大的痛苦,将心血滴入了丈夫的心中,脸色惨白无比。

此时的妻子犹如一朵绽开的生命之花,这生命之花仿佛正在绽放着最后的娇艳,一滴滴血如一朵朵迎光而行的娇艳红玫瑰,这一吻,盛开着生命的最后一个阶段。

这或许是生命之花的最后阶段,死亡!

可生即是死,死又即是生,生生不息,源源不绝,谁又能说这,不是另类的生,或是永生呢?

虽然本体已死,可却永生于挚爱之人的生命当中,这不也是另类的永生吗?

苏尘没有说话,保持着手悬浮于丈夫的身体之上,缓缓吟咏着那奥妙隐晦的幻咒,一脸木讷。

陆语嫣和那热血青年见之,更是忍不住的落下了两行清泪,默默的望着这一幕的发生。

老者也是颇为的震惊,前所未有的震撼,几十年来的走遍天下得来的医术,仿佛都不及这千分之一,光是苏尘口中缓缓吟咏的奥妙而隐晦的幻咒便是他所不能及的。

而丈夫那微弱到不能再微弱的呼吸正在逐渐的变强起来,如焦炭一般的后背也在渐渐的冒起了一丝丝淡淡的黑烟,生命特征在随着妻子也陷入了沉眠之后开始一点点的恢复过来,面色也逐渐的红润。

两个时辰之后,苏尘的这一契约已然完成,经历了丧尸王,再经历这一次,他身体内的元气已然彻底被消耗的一干二净了,毫不犹豫的让系统又扣除了五点积分进行修复。

而此时的丈夫虽然生命特征已然恢复,所受的伤也已然愈合,但仍旧还是处于昏迷的状态。

“叮,宿主已达成契约,获得仆人,唐冉生的操控权,修为:修丹顶峰,特殊体质:半人尸身!”

“叮,恭喜宿主发现特殊品质:半人尸身,操控度百分之八十是否进行人才培养?培养成功即可抵达飞息境界!”系统的声音响起。

“培养。”

“叮,恭喜宿主培养成功,仆人唐冉生已然迈入飞息境界,日后还可以进一步发掘能力!”

苏尘听了也是微微一怔,这半人尸身的体质是什么鬼啊,莫非是一种介乎于半人半尸之间的一种奇妙的体质?

“宿主猜的没错,这半人尸身便是,一半是尸身,一半是人智,不仅拥有四阶初级丧尸的实力,而且保持了原有的人类的灵智和记忆,介乎于两者之间,却又超乎于两者!”系统迅速的讲解道。

苏尘一听,也略微有一些欣喜,而且这唐冉生是他的仆人,与他签订契约,这下他的举手之劳倒还捡到了个宝呢!

“这”

随即,唐冉生缓缓的坐起了身来,捂了捂自己的仿佛铅球一般沉重的头,很是难受,发现自己的妻子此时正倒在他的身上,当即也是一愣。

而后,由于妻子的生命也已然融入了他的神魂之中,当即随着他记忆的浮现,一切事情都如同还历历在目,唐冉生当即面色惊变,抱着妻子痛苦起来。

“怎么会这样,你真傻”唐冉生哭着自责,紧紧的抱着妻子开始变冷的身躯痛哭不止。

众人见状也是有些于心不忍,但却也无能为力。

而这医馆的老者见这唐冉生竟毫发无伤的活了过来,更是对苏尘满脸的佩服之色,很是震惊,先前苏尘的手法令唐冉生生命力恢复,此时更是毫发无伤的模样更是令他有着一丝想要拜苏尘为师的节奏啊!

众人随即也纷纷沉默了许久。

半个时辰之后,唐冉生泪也已然干了,再也哭不出来,但是那份悲伤仍旧久久盘踞于心中无法散去,但也由此时开始,生命之中陡然多了一个挚爱之人的灵魂。

“她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你,看开点。”苏尘微微叹息,拍了拍唐冉生的肩膀缓缓道。

唐冉生没有说话,抱着妻子已然变冷的躯体,一脸呆滞的望了苏尘一眼,随即目视远方,目光摇摇望去,这巷子里的一砖一瓦尽是曾经的回忆,尽是曾经对对方许下的诺言和对对方的每一丝爱慕啊!

“你死了,我还有什么理由再活下去?!!!”唐冉生一脸呆滞,面如死灰,眼中无神的淡漠道。

“不,你还有生存下去的理由,你并不是一个人活着,你还带着那一份复仇的意志,而且你的妻子并未死去,而是一直活在你的神魂之中,以另类的方式活着,只要你不死,她便不散,你活着不但是为了复仇,更是为了替她而活着!”

苏尘一脸淡漠的道,话语虽然平淡,却一字一句都直击着唐冉生的内心,都直击着他那多出了一份的灵魂。

他,并不是一个人的活着,漫漫长路,他始终是两个人而行!

而此时的唐冉生再次呆滞的望了一眼苏尘,眼中陡然闪过一丝亮光微微错愕,陡然之间对苏尘便有了一丝的敬畏,以及一丝的卑微,身为仆人的卑微,一切事情更是明朗了起来。

随后,唐冉生沉着脸抱着妻子的身躯缓缓的走出了医馆,路上行人熙熙攘攘,皆在默默的注视着他,但是无人议论。

苏尘跟了出去,陆语嫣同样也迅速的紧随其后。

苏尘一听当即就露出了一丝的疑惑,心想这末世才刚刚爆发不到一个月左右,怎么这西疆国连杀丧尸的队伍都有了。

而且很显然,这些人通常都带有一定的目的前去杀丧尸,其背后通常也隐藏着不少的巨贾贵族!

只不过,到现在为止,他都有些搞不明白,那个丧尸王为什么就那么看中他们,一路上紧追不舍,若不是有那幻咒规则在暗中限制,或许他们早就被撕成碎片了。

“那你能告诉我,你们是为了什么而前去那片地方的吗?这丧尸王的名号你们沙城之人恐怕妇孺皆知吧?”

苏尘望着唐冉生淡漠的道,话语却也有这一丝的冷漠。

“为了丧尸王座下的丧尸护法的血,有人出高价要收,那人答应要许我们一世荣华富贵,让我和妻子在国都一生无忧无虑!”

唐冉生目视前方,双眼仍旧呆滞的迅速的回道。

“丧尸护法?你说的是那几名低级的四阶丧尸吧!他的血有什么用?”

苏尘迅速的问道,心中虽然已经有些思路,但是不知道,仅凭唐冉生和他妻子这两名修丹境界的实力,怎么敢去埋伏四阶丧尸呢?

“我也不知道,只是有人指定要收。”唐冉生摇了摇头,心中不知为何突然对苏尘有这一股尊卑的感觉,总是抬不起头来。

“我们当时已然在那埋伏了许久,那人给了我一个法宝,强悍无比,施展之后,对付四阶的丧尸绝对很是轻松。”

“只是运气不好碰见了丧尸王罢了,再接下来便是遇见那一片地区的丧尸云集,接着我们便掌握了您出手的时机逃了出来!,可若不是那人一定也不会”

唐冉生说着,情绪愈发的激动了起来,浑身微微有些颤抖着,他低着头,两行清泪不知何时已然滴落下来。

苏尘听后没有说话,选择保持沉默。

“轰!!”

陡然之间,随着那两行眼泪的滑落,整座山峰都瞬间剧烈颤抖起来,隐隐就有崩溃的迹象,一股令人头皮发麻的气息当即扩散而出,瞬间包裹住了整座山峰。

苏尘见状,眉头一挑,不过也并没有说话,他知道这一定是唐冉生导致的,他的实力不知不觉之中已然影响到了这座山峰上。

而且他的飞息比之一般的飞息初期的修士都要强的多,就是不知道和卢方礼这种飞息七阶的强者比起来又会怎么样。

唐冉生发现这一切都是他做的之后,眼泪不知何时干了,一脸诧异的望着自己的双手,满脸的震撼,感觉根本不可思议,这对他来说实在是太震撼了。

“飞飞息境界!!”唐冉生很是诧异。

“没错,正是飞息境界,是我,又或者是你的妻子赐予你的,你的妻子也并未真正死去,而是得到了另类的生存,你若不死,她便不散!”

苏尘缓缓说道,望着这沙城景色,慷慨淋漓,“而且,你这条命也是我救回来的,以后不如便跟着我吧,跟我大有前途,甚至有朝一日还能找到复活你妻子的办法。”

“多谢恩公,恩公的恩情,永世难忘,只是只是我还有要事在身,需要我紧急去处理!”

唐冉生的眼神陡然变得坚定了起来,眼中浮现了一抹惊喜,眼神有如刀锋般犀利,但不过匆匆一闪便是又暗淡了下去。

“不过,你的妻子目前还寄居于你的灵魂之中,若是你识相点就不要去找那丧尸王复仇。”

“不会,事情解决之后,我自会去找您的!”

唐冉生抱着妻子的遗躯站了起来,眼神从未有过的坚定,话语很是坚决。

“好,不过你最好三日之内前来国都寻我,我叫苏尘,你能否告知我,那人是谁?还有那人给你的法宝究竟是什么?”

苏尘有些狐疑的问道,对于这个人他也很是感兴趣,而且说不定接下来还会与他进行交锋!

“那人,是南山法师的首座弟子,在国都几乎呼风唤雨。”

苏尘听到着也是心头咯噔一下,说起南山法师的首座弟子,他忽然想起了在徐州时遇到的那个人!

南山法师首座弟子,雕红杉!!!

“那人我并不知其姓名,这便是他交给我的法宝,我施展之时,区区修丹竟然堪比飞息!只是不知为何,在对抗丧尸那时无法再施展而出!”

唐冉生从怀中掏出了一把古朴的折扇,这折扇古朴而素雅,散发着一股子淡淡的清香味,看起来很是普通。

但是做工倒也很精致,只是上面只是一把空扇,没有任何的图画或是字在上面装饰,不过就是这普普通通的一把折扇却是散发着一股幽幽的气息,有着一股令人不敢小觑的感觉。

“叮,发现一把神秘折扇,能力未知,等级未知,一切等候宿主的发掘,敬请期待!”系统的提示音立刻响了起来。

系统的这一响,却也立刻引起了苏尘的关注,若是寻常物品,系统怎么可能会有提示呢?而且还是一个就连系统都无法直接给出资料的物品!

这立即引起了苏尘的注意,当即也是接了过来,进行观摩了一番。

不过虽然他观摩无果,但还是眼不红心不跳的淡然收下了这折扇。

“要去复仇也可以,不过万事皆要小心,你不过刚刚在我的帮助下抵达飞息,莫要勉强,毕竟这命也是属于我的!”

“恩公的大恩大德,我唐冉生永世难忘,三日之内,无论何种结果,我必然都会去国都找您。”

“好,便就如此说定了!”苏尘淡然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