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拍戏

《孤岛》这个剧,陆地上的戏不多,几场而已,而且因为拍摄很顺利,几乎都是一条就过,所以半天的时间就把陆地上的戏全部拍完了。

后面的镜头大多就得在皮山岛上拍了。

其实贾科完全可以不去皮山岛。

事实上,很多导演都不会去皮山岛这样的地方实景拍摄,太不方便了,皮山岛距离陆地几百公里,单是一个来回都需要很长时间,更何况还要运输各种设备。

其实相当多的效果,完全可以通过各种剪辑手法以及各种技术手段实现。

但贾科却还是很坚持。

所以,毫无疑问的一点是,后面的拍摄肯定很辛苦,首先,漫长的海运会让人晕船,一些厉害的甚至会吐得一塌糊涂,贾科当时不就是那样的么,虽然这一次他们租了一条大船,但估计也好不到哪儿。

其次,如此大规模的数次来回,还会造成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成本的巨大增加,如果所有的拍摄都在陆地上进行,那就能省很大一笔钱。

不过贾科对实景拍摄这件事非常坚持,非常在意。

实话实说,也正是因为这一点,陈飞这才反而佩服起了贾科。

每一个导演,每一个演员,都应该有自己的坚持和底线,如果一切向钱看,一切为了钱,那就真的没什么意思了。

在岸上住了一晚,第二天一早,一行人早早出发,乘坐大船去了皮山岛。

非常非常幸运,今天的天气不错,万里无云,天空碧蓝如洗,但最最重要的,是无风,一丝丝的风都没有,海浪非常小,就像女孩温柔的手,轻轻的抚-摸,所以乘船上岸的过程中竟然没有人晕船——当然,这有一个前提,那就是所有的人都被要求提前服了晕船药,这可把贾科乐坏了,因为这意味着他上了岸后就可立即开工了,不需要休整。

“陈飞,谢谢你带给我的好运!”贾科一把搂住陈飞,激动不已。

不过由于他的身高不如陈飞,所以整个样子有些好笑。

“别,我可没这本事。”陈飞笑着说。

“错。”贾科斩钉截铁地回答:“陈飞,你真的是能给人带来好运的,这一次我们之所以这么顺利,都是因为你。”

陈飞笑笑,这种恭维他可不敢却之不恭。

但贾科却是一本正经地道:“你还别不信?你知道我以前拍戏是怎么样的吗?”

陈飞侧头看着贾科。

贾科很认真地说道:“我以前都被大家叫倒霉王,因为我拍戏的时候经常状况百出,一会儿道具坏了,一会儿演员生病了,总而言之就是各种不顺,所以这一次我才专门找了你,你肯定还不知道,总政的那些个文艺兵都把你叫做好运来。”

“好运来?”陈飞忍俊不禁,扑哧一笑。

“真的,我没骗你。总政好几个文艺兵跟我都有过合作,所以有一次一起吃饭的时候,说起了我的悲惨经历,他们就说我最好找你合作一次,因为你总能给大家带来好运。”

“我哪儿有那个本事。”陈飞笑了笑说。

“你有的!”贾科很是认真地说:“还记得杨帝刚吗?我是特种兵里演郑三炮的那个,那家伙这些年也是够悲催的,事业上一直不顺,感情上也起起伏伏,可是谁知道,那小子自从跟你拍了戏,女朋友竟然主动向他求婚了,而且新的片约一个接着一个,片酬也大幅提升;还有那个.....空政的那个....演老高的那个叫什么来着,他也跟郑三炮一样,现在接片约接到手软。”

陈飞愣愣地看着贾科。

真的假的?

他还有这种功能。

“你知道这一次我老婆为什么不搞开机仪式吗?我们以前可是每一次都搞的,其实原因很简单,我老婆听了杨帝刚的话,而且自从跟你合作以后,我们的工作的确顺利了很多,演员很快就敲定,女主也是自己主动找上门来的,都不需要我们去找,另外,其他事情也很顺利,别的不说,就说租借摄影机那个事,之前一直磕磕绊绊,但自从和你合作以后,一下就顺了,人家很快就答应,你说,这是不是因为你是好运来?”

陈飞挠了挠头,有些不知该如何回答。

贾科嘿嘿一笑,压低嗓音道:“反观那些跟你作对的,都倒霉透了,尤小刚,还记得吧,他之前不是带着工作室的人跑去国外躲风头去了嘛,哪儿知道竟然遭遇了车祸,小半年下不了床,你说是不是够悲催的?”

“啊?”陈飞听得吃了一惊,尤小刚竟然.....他也是的,怎么这么倒霉啊!

虽然这些都是玩笑话,但不知怎的,陈飞听了,心里却还是很舒服,要是自己真的是好运来,真的能给自己的朋友和同事带来好运,那还真是不错的。

说话间,轮船已经靠岸。

皮山岛上,几个守岛战士已经等候多时了。

轮船靠岸后,大家一起下了船,把东西搬运到了小岛上,今后的这几天,器材什么的就都暂时存在皮山岛,一直要到拍摄完毕这才会把东西搬回去,当然,那一台高清摄像机贾科肯定是不会放岛上过夜的,他要一直带着。

准备了一番后,岛上的第一场戏正式开拍。

首先拍的是陈飞的戏。

他饰演的新兵带着满腔的热血以及美好的憧憬,来到了皮山岛,但残酷的现实刚给了他当头一棒,他懵了,整个人的精神状态就像一支蜡烛一样,忽的被一阵狂风一下吹灭。

第一场戏在船上拍摄。

小船就是战士们经常用的那一艘,很小,而且非常破旧。

陈飞坐在小船上。

他的身体依然笔直,他的坐姿依然可以当做教科书,但他眼睛里的光已经没那么明亮了,因为他已经看到了皮山岛。

摄影师操控着高清摄像机,先给皮山岛来了一个远景,之后,镜头缓缓移动,陈飞乘坐的小船切入到了镜头里,之后,镜头慢慢拉近,最终定格在陈飞的脸上。

贾科一直站在监视器后,监视器在皮山岛的岸边。

看了一会儿,他有些不满意,拿起对讲机道:“陈飞的脸要重新打光,光线不够。”

灯光师只好重新打光,摄影师也只能重新拍摄。

因为还在海上,一晃一晃的,非常难以操作,所以无论是打光还是拍摄,对于工作人员而言都是巨大的挑战。

拍摄重新开始。

镜头缓缓拉近,陈飞坐在了船上,身体笔直,但眼神里的光却渐渐暗淡了下来,脸上的表情也没那么靓丽,昏暗昏暗的。

“好!”站在监视器后的贾科不由暗暗喝了一声采。

陈飞的演技真的是太出神入化了,尤其是眼神的变化,拿捏得非常到位。

“小王,你注意看陈飞的眼睛,他的眼睛才是他最传神的地方,他的眼神变化.......看出来了吗,很有层次感,不突兀,你以后要多学学他这些小技巧。你后面的戏中也要多用眼睛说话。”

贾科心情大好,少见地亲自给王彤讲了戏,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因为他老婆没在现场,他老婆因为晕船,留在了岸上,没有跟过来。

王彤听了贾科的指点,连忙点头:“谢谢导演,我一定会努力的。”

“这家伙是个天生的演员啊,你看他的脸......”贾科又情不自禁地感慨了起来。

“这个戏,我给了他很多面部特写,再加上使用的又是高清摄像机,所以我一开始是有些担心的,怕他那张脸对不起我的期待,但现在,我已经不担心了,因为陈飞的脸真的太完美了,哪怕高清摄像机放到最大,依然找不出瑕疵,比如没有斑点,比如没有坑坑洼洼,哪怕不化妆,也依然完美无瑕。”

贾科一通不吝言辞的赞美,随后话锋一转,说道:“小王,你在这方面跟陈飞一样,都是天生的演员,你的身材,你的脸型,你的肌肤,真的都太完美了,所以你要好好珍惜,不要浪费了,你唯一的不足就是你不是科班出身,功底稍差一些,但这些都可以通过后天的努力弥补,陈飞就是你最好的老师,你要好好向他学习。”

“好的导演,我一定会的。”王彤再次点头。

前面,小船已经靠岸,皮山岛的守岛战士一起来到了岸边迎接陈飞,下一场戏开始了。

拍这一个情节的时候,贾科打算一镜到底,所以中间并无转场,全靠摄影师的能耐。

因此,到了此时,贾科不说话了,瞪大了眼睛死死地盯着监视器。

王彤小心后退了几步,大气也不敢出。

过了一会儿,贾科直起身子,惊喜地道:“好,过!”

耶——

大家都忍不住一阵欢呼。

刚才的那一段,一镜到底,那么长的一个镜头,竟然一条就过,太不可思议了,尤其是一直跟着贾科的那些剧组成员,比如摄影师比如灯光师比如化妆师什么的,大家都非常兴奋。

“看来老贾说的没错,跟着飞哥,运气都会好起来!”

“是啊,说不定我这次拍完回去后,也要时来运转了!”

“飞哥真的牛-逼,不但自己厉害,还能给大家带来好运,咱们以后要让老贾多跟飞哥合作几次。”

一行人叽叽喳喳的,一边议论一边开始搬运道具或者是设备什么的,开始准备下一场戏。

下一场戏是王彤的。

她饰演的女主被海水冲到了皮山岛,然后被巡逻的战士们发现。

这是陈飞和王彤的第一次对手戏,不过也不算对手戏,因为此时王彤是昏迷的,她溺水了嘛。

本来,王彤飘在海水里的戏完全可以通过道具进行拍摄,也就是在海水里放一个假人,给她穿上王彤的衣服就可以了,但贾科还是坚持真人拍摄。

还好王彤会游泳,而且水性还不错。

“一会儿我们会在那里把你放下去,下水后,你不要慌,因为途中会遇到什么事情我们都无法预料,比如途中海浪突然大了,或者是突然撞到了礁石等其他意外,你心里一定要稳,不能慌,你要相信,我们的人一直就在你附近,随时会帮你。”

“好的导演。”王彤点头。

讲完了戏,贾科这才看向了王彤,他上下打量了一下王彤的穿着,随后扭头朝服装师道:“给她换一件衣服,这件太厚了。”

贾科这厮想把水里的王彤拍出一种美到了极点的感觉,尤其是王彤的脸,以及她的胸,更是要给几次特写,因为是在水里,王彤脸上肯定是不会有妆容的,而且海水的拍打会把她的胸衣拍得歪歪扭扭的,她的胸自然就会若隐若现,贾科要给这两个地方来一个特写,因为只要把这两个地方拍美了,后面的剧情,逻辑上才能自洽,女主太美了,所以岛上的战士们心中才会涌起滔天巨浪,各种矛盾和冲突也才能顺理成章地展开。

毫无疑问,在这里,王彤要稍稍露一点尺度,不过这是之前就商量好的,王彤也答应了,贾科之所以选中她,其中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她的脸和她的身材。

忙而不乱地准备了一番后,一切就绪。

贾科拿起对讲机喊:“大家注意,倒计时准备,三,二,一,开始!”

场记打板,摄影师对焦,然后开始拍摄。

摄影师首先对准了皮山岛的最高处。

很快,皮山岛的战士们排着整齐的队伍朝这边走来。

镜头缓缓推进。

很快,陈飞的脸进入了镜头。

陈飞的眼睛里已经没有了往日靓丽的色彩,暗淡了很多,了无生机的。

他机械的走着。

忽然,他眼睛随意一瞥,刹那,他眉头一凝,眼神一下凌厉了几分。

由于他突然的停止了动作,身后的战士们一下撞到了他的身体,整齐的队伍一下混乱,排在最后一位的指导员非常生气,喝了一声:“王晨,你干什么?”

“指导员,海上有一个人!”陈飞用手指了指海面道。

“海上有一个人?”指导员一愣,然后连忙转身,朝陈飞说的那个方向看了过去。

监视器后,贾科喊道:“好,过,下一条。”